2022 年 7 月 6 日

英雄聯盟 納帝魯斯

 

英雄聯盟 納帝魯斯

 
 
 

深淵巨人   納帝魯斯

角色    坦克

 

難易度     普通

 

比爾吉沃特流傳著一個孤獨的傳說,這則故事就跟在那邊沉沒的第一座碼頭一樣古老:有一個叫做納帝魯斯的鋼鐵巨人在藍焰島周圍的黑暗水域漫遊著。被背叛和被遺忘的他會揮舞著巨大的鐵錨制裁那些貪婪的人們,將他們拖入深淵,然而,他也會對那些弱者伸出援手。據說他的目標是那些忘記付「比爾吉沃特稅」的人們,他會把那些人拖入到浪潮之中──這鐵錚錚的證據正述說著沒有人能夠逃出深淵的事實。

 

技能介紹

被動
沉重打擊
納帝魯斯對一名目標發起的首次攻擊會造成更高的物理傷害並使其短暫定身。

 

深淵鐵錨
納帝魯斯把手中的錨擲出。在與一名敵人碰撞後,錨會將目標與納帝魯斯拉到一起,並造成魔法傷害。與地形碰撞時會將納帝魯斯拉向它。

巨人之怒
納帝魯斯獲得一個短暫的護盾。當護盾存在時,他的攻擊會對目標以及目標周圍的敵人造成持續傷害。

鋼鐵怒濤
納帝魯斯在他身邊創造三道爆炸的湧浪。每道爆炸的湧浪都會造成傷害並使敵人緩速。

潛航衝擊
納帝魯斯朝地下發出一道衝擊波並追蹤敵對目標。此衝擊波會撕裂地面,並將路徑上的敵人擊飛至空中。當它追擊到敵對目標時,衝擊波會爆發,將目標擊飛至空中並暈眩他們。
 
 
 
 
 
 
 
 
納帝魯斯
深淵巨人

想要了解納帝魯斯的傳說,首先必須知道的是(但這其實所有人都幾乎知道),他其實是人類。

儘管浪潮已經沖走了納帝魯斯真正的身世,大家都依然清楚,納帝魯斯不僅僅是個水手,還是個潛水打撈員。在藍焰群島最南端的地方有著一座船墳,據說這些船出航是為了尋找被祝福的島嶼,以用財富換取永生,但最後卻迷失中在汪洋中。天氣好的時候,財寶會在海面上閃閃發光。許多船隊都派出了潛水員來爭奪財寶,然而沒有任何人的技巧比得上能夠迅速下潛,且肌肉發達的納帝魯斯。

由於納帝魯斯的肺強到幾乎能夠奪走船隻所需要的空氣,納帝魯斯比較喜歡一個人自由潛水。而總是不負眾望,為船隊帶回豐富的珠寶──弔詭的是,他本人卻不貪求額外的錢財,只希望船長能夠在出航前在甲板上拋諸一枚硬幣,藉以榮耀整個海洋。的確,這其實是水手們的一種迷信,但許多艦隊都願意遵守這個習俗,只求一份心安。

多年來的打撈漸漸消耗光了寶藏,每次出航的收穫變得越來越少,終於有一天,納帝魯斯的船隊被其他人買走了。

新船長登船的早晨散著腥紅色的陽光。從國外遠道而來的他帶著一整套青銅與黃銅製成的套裝。他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納帝魯斯身上;事實上,他就是為了納帝魯斯才買下這整個船隊的控制權。很明顯的,船長對一艘船骸十分有興趣,一座即使在陽光晴朗的日子中,也終日被陰影所壟罩的廢墟。而他帶來的潛水裝足以承受在海底的巨大壓力,能夠讓穿上的人收集任何在黑暗中蠢蠢欲動的東西。

船員們一致覺得有錢賺比挨餓來的好很多,納帝魯斯穿上了那套裝甲,木製的甲板在他的重量下發出陣陣哀嚎。就在他終於認清自己沒有多少錢能夠繳納比爾吉沃特稅的事實時,恐懼在他的喉嚨中爬升。納帝魯斯潛入水中時,外國的船長不懷好意的勾起了嘴角。船長信誓旦旦像船員們保證倒刺女神守護的東西絕對會比他們做過最粉紅的美夢還要來得更好。也強調等納帝魯斯回到海面的時候,他們一定會做那愚蠢的儀式的。

納帝魯斯沉入海底,來自上方的光線逐漸變暗,他的呼吸迴盪在潛水裝之中。剎那間,某種東西從深淵中升起,他被那股力量狠狠地拉下去。納帝魯斯第一次感覺到海水帶來的恐懼,緊緊包圍攫住他的心臟。船長要找的並不是甚麼寶藏,而是某種沉睡中,可怕的邪惡泉源。

納帝魯斯抓住了錨鏈,這是他與上方世界最後一絲連接,他努力試圖拉起自己,下方的力量也同時不斷在拽著他。可惜的是,他的體重真的太重了。就在他巨大的金屬手指好不容易碰觸到海平面時,鐵鍊就這樣斷了。納帝魯斯在鐵衣內嚎叫,但沒有人能聽見他的聲音。他跌跌撞撞,墨黑色的漩渦將他捲入,他被顏色不詳的觸鬚吞噬,只能絕望的抓住跟他一起下沉的錨,然後眼睜睜的看著船隻模糊的輪廓消失在視線中,面對一片黑暗。

當納帝魯斯再次醒來之時,他正置身於海底,還變成了……完全不一樣的東西。黑暗已經無法再傷害他。他跟那套金屬裝甲結合成了一體,他的靈魂與原始的力量緊緊相連。在陽光無法觸及的深淵中,他只記得一件事情──船長沒有遵守的承諾。

納帝魯斯當下立刻暗暗發誓,所有人都得對這片海付出代價。而他將會親眼見證這一切。

被如此強烈意念所驅動的納帝魯斯費力的朝岸邊走去。時間就這樣匆匆流逝,等到他終於抵達比爾吉沃特海岸時,早已是許多年後。他再也找不到船長以及船隊的蹤跡。他回不去過去的生活,也沒辦法復仇。所以他回到了大海之中,將自己的憤怒發洩在貪婪的人身上,用巨大的錨將船隻切成碎片。

在某些時候,波濤洶湧的時候,遙遠的記憶會隨著浪潮浮出他的腦海,有一個人被推下水線的那片記憶……而那個在海面不遠處溺水痛苦死去的人,叫做納帝魯斯。

 

 

 

海蛇號
作者: ANTHONY REYNOLDS

不不不,那個座位沒有人坐。老弟,別害羞嘛!趕快坐下,陪我喝個幾杯吧……雖然我不是很會聊天,嘿嘿。

是啊,我親眼目睹過一些船難,在我跟你一樣年輕的時候我曾經歷過一次。那艘船叫海蛇號,現在正沉睡在鋸齒海峽的海底。我是唯一的倖存者,要是你請我喝一杯,我就跟你說說我的故事。

這個?不,我的朋友,這可不能拿來花。它是能帶給我好運的海妖金幣,我要用它來繳納比爾吉沃特稅。

你應該知道比爾吉沃特稅這東西吧。沒有人不知道的。「海洋終將懲戒無視比爾吉沃特稅的所有人。」

哎呀,你不知道這是倒刺女神說的?那你肯定也沒聽說過人稱深淵巨人的納帝魯斯,對吧?

老板!幫我們補滿酒!精彩的故事當然要配上啤酒才聽得過癮阿……噢對了,我的朋友會買單。

阿~真是好喝啊!

那件事發生至今已過了差不多 30 年,現在的我早就不如當年啦。我以前是一名串叉手,殘戮艦隊裡面最準的就是我。那時我們捕獲了一條斧鰭海獸,超他媽大的那種。為了把牠拖回港口,我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哩。當時天才快亮,比爾吉沃特城內的燈光在遠方閃爍,好像在呼喚我們,要我們趕快歸鄉似的。只不過麻煩的是剃齒魚跟瘋狗鯊緊緊跟在我們船後,因為海獸的血液流進了海中。

你說我們的船長?嗯……沒什麼人在鳥這個不可靠的傢伙。他發誓他在我們返航之前繳了比爾吉沃特稅。「一枚海妖金幣,」他說,「我只付得出這麼多。」

問題是根本沒人看到他把金幣丟到海裡,所以我們自然是不相信他,我們早就知道他就是個摳到不行的鯊鼠。但不管怎樣,我們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趕路。

深淵巨人就是在這時候襲擊我們的。

他毫無預警地出現,一根巨大的船錨突然從水面下沖出,直接把船的龍骨撞斷,接著穿透最重要的主甲板。船錨緊緊扣住船身,硬生生地把我們往下拉……噢老弟,當時真是混亂。船員們紛紛被拋到海中,海面開始翻騰,底下食肉的魚群不停啃食從天而降的美味。我揪住船長的衣領,朝著他破口大罵。「你這個騙子!這是倒刺女神給沒有繳稅的人的懲罰!」

船沉得很快,最後甲板因為支撐不住而斷裂,船錨失去施力點後又沉回海裡。唉,如果就這樣告一段落的話說不定我們很多人都能撿回一條命呢。

事情當然沒有那麼簡單。納帝魯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我們的。

船身一下子向右舷傾斜,因為深淵巨人想要從右側爬上來,他的體型實在太大,海蛇號根本撐不住。他也許曾是一名人類,但那晚我看見的根本稱不上是人。他緩緩從波濤中現身,我掐著船長的脖子。「看看你幹的好事!」我朝他怒吼,手勁越來越大,他瞪大眼珠看向我的身後。他看見納帝魯斯已登上甲板,踏著沉重的步伐朝著我們走來……

我把船長推到傾斜的甲板,納帝魯斯就在他的後方。說來你敢信?這大塊頭只用一隻手就把他拎起來,他的手掌實在大得不像話!船長的塊頭是我們這群人之中數一數二高大的,但納帝魯斯握住他的時候居然能夠把手指完全合攏。

「這就是你要付的代價!」說完我立刻往海裡一跳。

我不知道自己在水裡待了多久。明明應該只有短短幾秒,我卻覺得像是過了一世紀那樣漫長。我真該感恩海蛇之母的庇護,當時海裡的食人魚並沒有把我當成獵食的目標。鋸齒海峽裡存在著許多暗礁,我用盡僅存的力氣爬上一座暗礁的尖頂,海蛇號就這樣在我眼前緩緩下沉。

船長仍在納帝魯斯的手中掙扎,他使勁扭動身體,像極了一隻蟲子,只不過絲毫沒有逃脫的空間。深淵巨人站在那一動也不動,好像一尊雕像。我看著他們一直下潛,潛到我所不知的黑暗深淵。

為什麼要放過我?我也不知道。也許我是唯一一個有向倒刺女神進貢的人,或是納帝魯斯本來就想留下活口,讓我們這些倖存下來的人流傳關於他的故事吧。說不定當濃霧降臨在比爾吉沃特的黑夜時,你會聽見深淵巨人拖著那根巨大的船錨,從海裡走出的腳步聲……

想要我給點建議?嗯……隨時準備一枚金幣在你的口袋啊,老弟。記得,一定要繳比爾吉沃特稅。還有,不要輕易相信那些說自己有繳的船長,除非你親眼看到他們這麼做。

畢竟,也許你不像我這麼幸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