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7 月 5 日

英雄聯盟弗力貝爾

英雄聯盟弗力貝爾

 

英雄聯盟弗力貝爾

 

「他們遺忘了古老的傳統,但傳統並未遺忘他們。」

~ 弗力貝爾

 

對於弗力貝爾的信徒來說,弗力貝爾是風暴的化身,毀滅力強大、放蕩不羈又有著固執的決心。他在凡人來到弗雷爾卓德的凍原之前就已經存在,致力於保護他和半神同胞創造的國度。他極度憎恨文明與文明帶來的軟弱,因此,他要讓古老傳統回歸,讓弗雷爾卓德再度成為鮮血橫流的無序國度。他為了這個目標奮鬥,急不可耐地對上阻撓者,用尖牙、利爪和雷電的威能作為武器。

 

弗力貝爾

無情風暴

有人稱他為雷霆熊吼、大風暴或法赫爾;有人稱他為廢墟、千刺熊或屹立者;但是對多數保持著傳統生活方式的部族而言,他是弗力貝爾。

弗力貝爾是毀滅、力量與風暴的化身,代表著弗雷爾卓德無可抵擋的力量與憤怒。早在人類到來之前,他和他的半神同類就組成了一個國度,名為弗里嘉德。傳說,他用爪子猛力一劃,創造了五大峽灣,他和兇殘的岩漿蟒蛇隆德的世紀大戰,則造出無數山谷與溝壑。當弗力貝爾終於勝出,蟒蛇的鮮血匯聚成弗雷爾卓德的第一條河流,巨大的屍體則形成了龍背山脈。

在原始部族的時代,狂暴的魔法橫行,弗力貝爾受到眾人的景仰與崇拜,因為他們需要他無人能敵的力量才能存活。大規模戰爭爆發,弗力貝爾和他的追隨者並肩作戰,身穿他的哥哥鍛造半神「鄂爾」為他製作的符文盔甲。那時,兩兄弟的關係緊密,經常一起上戰場,只是鄂爾並不像他弟弟那樣熱愛爭鬥。弗力貝爾著迷於困戰後的勝利,越多生命獻祭於他,他的力量也就越強。

久而久之,弗力貝爾和他的同族分道揚鑣,各自追求自己的目標,但半神之間並沒有真正分裂……直到新的想法開始取代傳統的信仰。

三姊妹崛起,致力於控制弗雷爾卓德和建立新秩序,半神們對於該如何應對並沒有共識。艾妮維亞一派似乎有意與三姊妹共同合作,而弗力貝爾和鋼鐵野豬想要除掉三姊妹;其他人則滿不在乎地無視她們,認為這些弱小的生物總有一天會比自己更早死去。

弗力貝爾聚集起他最為野性和兇殘的追隨者,也就是巨熊族。在他們的幫助下,他有機會打敗三姊妹。為了準備即將到來的爭鬥,他找上鄂爾替他的士兵製作盔甲。

鄂爾拒絕了。他無法認可巨熊族的野蠻行徑,這對半神兄弟大吵了一架。事後,弗力貝爾咒罵他的兄長,丟棄他刻劃著符文的盔甲。接下來的戰鬥中,他只仰賴自己的尖牙、利爪、蠻力與雷電。弗力貝爾並沒有因此變弱,事實上,他解放了自己真正的力量。

受到憤怒所驅使,他直接對上了想搶奪半神力量的三姊妹之一。弗力貝爾在她的軍隊面前擊敗了她,弄瞎她的眼睛,但他無法阻止她已經推動的骨牌效應。

之後的數百年間,即便弗力貝爾不斷反抗,各個部族仍舊一個個轉而信奉三姊妹。

許多古老的傳統遭到遺忘。他看見部族躲在石牆之後,而非面對大自然的威力。他看到土地變成農地,農夫們畜養家畜,而不去打獵。大河被水壩阻擋,無法自由奔流,讓他憤怒地大吼出聲。這不是他的弗雷爾卓德。改變的步調像是冰河行進的速度那樣緩慢,但有一天,弗力貝爾意識到各部族都和土地上的野性靈體失去了聯繫,讓他們變得脆弱、順從又軟弱。這些弱者對傳統和遠古的神祗沒有絲毫尊重。

怒火與決斷充斥他的內心,他發誓要摧毀一切文明的跡象,讓弗雷爾卓德回歸遠古時期真正的蠻荒。這樣一來,人們也會重拾過去的強大,他們會再度崇敬並害怕他。

當弗力貝爾的怒吼在北方山稜與平地迴響,越來越多弗雷爾卓德人響應他的理念。漸漸地,人們重新想起並接受遠古的傳統,弗力貝爾也隨著追隨者增加變得越來越強大。

終有一日這片土地會因為他的復仇染上鮮血……弗力貝爾正努力實現那個未來。

 

風暴之源

作者:ANTHONY REYNOLDS 和RAYLA HEIDE

「法赫爾!」

熊神在睡夢中動了下,但他的眼睛沒有睜開。

那是他以前的名字,已經有多久沒有人這樣叫他了……?他一定是在作夢,或是聽見了來自過往的回音。他輕哼了一聲,把頭埋到更深的厚雪中,繼續他多年的沉睡。

「法赫爾,以您之名,以血液為引,我召喚您!」

半神睜開眼睛。

那道聲音在半個國土之外,卻清晰地像是在他的耳邊說。

巨大的熊低吼之後爬了起來,白雪從他龐大的身體崩落,撼動整個大地。他甩甩毛髮,笨重的頭部沿著海岸線轉,鼻翼抽動。

他可以嘗到空氣中血液的氣味,興奮之情湧現。在某處,有人用石頭擺出了他的符文,以他之名獻祭,他可以感覺到信仰的力量湧入他的四肢。

「法赫爾!我們召喚您的怒火!請將您的力量借予我們!我們以死亡獻祭於您!」

將要到來的戰鬥、廝殺和信仰讓法赫爾的心臟怦怦跳著,他感受到戰鼓聲迴盪於這片土地,和心跳聲同步打著節拍。他可以聽見踏步聲、武器碰撞的鏗鏘和瀕死之人的痛嚎。

那些聲音呼喚著他的軀體,呼喚著他。

弗力貝爾以後腳站立起身,仰頭長嘯,他的叫聲穿越冰雪覆蓋的凍原,觸及弗雷爾卓德所有生靈的魂魄。


數百英里之外的永夜中,一名神靈行者尖叫著從睡夢中驚醒,用變形成巨大鳥爪的手抓著自己的臉。

在浮冰的另一端,一群冰霜尖牙狼仰頭嚎叫,呼應半神的叫喚。

在更加遙遠的地方,一群部族男子坐在營火旁,他們安靜下來,心臟狂跳。同伴交換敵視的眼神,鮮血終將染紅大地。


弗力貝爾四肢落地,向前衝刺,巨大的爪子劃破冰凍土地,擊碎擋在他面前被冰雪覆蓋的岩石與樹木,風聲隨著他加快速度呼嘯吹過他厚重的毛皮。

當他再度停下腳步,嗅聞空氣,他已經行進了數百英里遠。很近了,戰意帶來的風暴雲掩蓋住頭上的天空。

「法赫爾!我們以您之名廝殺與死亡!」

熊神重重落在目的地,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在冰陵之上,閃電環繞著他象牙色的毛,他俯瞰下方的戰場。

兩支軍隊正在染上血色的平原交戰,雪地上四處都是死亡或瀕臨死亡的人。其中一方的人數嚴重不敵另一方,戰敗是遲早的事。

巨大的熊從鼻子噴氣,人數多的那方聞起來不對勁,那些人類穿著黑色鐵甲,揮舞紅色的戰旗。他意識到這些人並非弗雷爾卓德人,而是來自冰雪無法觸及之地的弱者,因此發出怒吼。他露出尖牙,雷光閃動,萬鈞雷霆落在戰場中央,發出巨大的聲響,雙方的士兵都成了焦黑的屍體被擊飛。

「法赫爾!法赫爾!」

弗力貝爾以怒火發紅的雙眼注視喊他名字的人,那是個女人,身上穿著毛皮,抬頭看著他,臉上都是斑斑血跡。她高高舉起一對被鮮血染紅的斧頭向他致意,臉上掛著野蠻的笑容。

許多戰士都停下了動作,又敬又畏地看著半神,但弗力貝爾的注意力都聚焦於那名女人身上。

這個人的心召喚了風暴。

「法赫爾!」她大吼,再次朝著天際揮出染血的斧頭,「我們以死亡榮耀您!」

她再度對他行禮,之後回到戰場上,帶著充盈的力量衝向敵人。

弗力貝爾看向那個女人攻擊的對象,那些外邦人。敵人。他怒吼著俯衝。

「佛勒卡費拉!」他的怒吼聲震懾天聽。

他像是個破城槌一般衝進敵陣,把脆弱的敵軍掀飛。骨頭碎裂,鮮血四濺,敵人哭號。

戰鬥在幾瞬之間就結束了。

面對熊神這樣無法抵擋的怒火,敵人失去了反抗的意志。有人先行轉身逃跑,很快便潰不成軍,戰鬥成了一面倒的屠殺。弗雷爾卓德人像是狼群一樣追擊逃跑的敵軍,一面嚎叫一面穿越雪地。

弗力貝爾滿意地看著眼前的廝殺,鮮血從他嘴邊流下。

召喚他的女人敬畏地跪在地上,低頭行大禮。

「偉大的法赫爾!」她高喊,「我是戰爭之女瑞莎,人稱劊子手,您的插手拯救了我們的村莊!」

弗力貝爾對戰鬥的渴望得到滿足後,他終於注意到附近的農莊與石屋,雙眼瞇起。他回頭看著跪在地上的女人。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比她要高大了四倍以上,隨著怒火再度湧現,他的體型也變得更大。巨大的身軀覆蓋著陳年傷疤和新的傷口,這些印記是他驕傲的勳章。他巨大的爪子還沾著血肉,心中滿溢著廝殺的衝動。

他對著戰爭之女低吼。「佛勒薩瓦達科斯科。」

她困惑地看著他,古老的語言顯然已經完全被遺忘。

「站起來。」他用她四不像的年輕語言說:「戰士不對任何人下跪。」

他的目光落在山谷更遠的地方,身體深處發出危險的吼聲,帶著暴力的威脅。瑞莎後退一步,頓時警戒起來。

「那、是、什、麼?」他怒吼,空氣中激起一陣閃電。

女人回頭一看,困惑又不安。

「您是說……水壩?」她問。

弗力貝爾雙脣扭曲,露出沾著血的獠牙,這是他的河,從人類誕生之前就自由而恣意地流動,這群凡人竟敢擋住水流,膽敢控制它的力量,簡直無法無天。

他大步從女人身邊走過,每走一步,怒火就更盛了一些。等他走到粗製濫造的水壩邊,他的怒氣成了幾乎失控的漩渦,周遭的空氣閃動著力量。戰爭之女瑞莎和其他人警戒地與他保持距離。

熊神踏進水壩之下的淺水,激起一陣水花,河水僅只是流過他的腳掌,這讓他更加憤怒。河流本該如雷霆般湧動。

他怒號出聲,毀去石頭堆成的水壩,解放河水。

終於,河流奔騰而過,掀起巨大的浪花,強大的衝擊力沖刷在他身上。

隨著河水氾濫平原,有人尖叫出聲,熊神滿意地看著弗雷爾卓德人的房舍被沖垮,破碎的木材四散,石頭建築倒塌。人們抱著孩子逃離被大水毀滅的居住地。

當文明的一切跡象消失,弗力貝爾轉身面對弗雷爾卓德人。他們驚恐地呆站著,因為他的所作所為而驚詫。

「今天,你們獲得了自由!」

他可以在空氣中嚐到淚水,但他也感受到了凡人的敬畏與信仰。

「活下去!」他強硬地說。「過野蠻的生活!捕獵!殺戮!實踐古老的傳統……傳統便會帶給你榮譽!」

戰爭之女瑞莎挺身站著,緩緩點頭。這個女人擁有真正的戰士靈魂,弗力貝爾的神靈之心明白,其他人會追隨她。

弗力貝爾對她點點頭,回到地平線的彼端。

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