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7 月 6 日

英雄聯盟凱能

英雄聯盟凱能

英雄聯盟凱能

角色 法師

難易度 普通

技能介紹

風暴印記
凱能在用他的技能命中同一個敵人 3 次時,會使其暈眩。

 

雷電手裡劍
凱能向目標區域投擲手裡劍,對第一個目標造成傷害並附加風暴印記。

電能釋放
凱能連續攻擊附加額外傷害並對目標造成一層風暴印記,主動釋放會對所有帶有風暴印記的敵人造成閃電傷害,並附加額外一層風暴印記。

閃電衝擊
凱能變身為高速移動的球形閃電數秒,使他可以穿越單位並造成風暴印記。凱能進入此狀態時會提高移動速度,並在解除此狀態時提高攻擊速度。

雷霆風暴
凱能召喚出一團風暴,隨機對周圍的敵方英雄造成魔法傷害。

「我存在於兩個領域之間,存在於閃電與雷聲之間,是風暴當中真正的平衡。」

~ ~凱能

作為均衡秩序團最為資深的成員,約德爾人凱能是均衡第一任,也是唯一一任狂暴之心。數百年來,他用交際手腕與力量,為他所選擇的家鄉愛歐尼亞維持神聖平衡。凱能身手如閃電般迅捷,經歷豐富的漫長一生賦予了他智慧。他和暮光之眼慎並肩作戰,憑藉著風暴般的手裏劍與毀滅性的電能,保衛最初淨土脆弱的平衡。

 

凱能
狂暴之心

班德爾城是個自由奔放、變化多端的地方,不適合凱能這樣的約德爾人。為了尋求和諧與平衡,凱能在數千年前離開了精神領域。他抱著無限的好奇心探索物質領域,轉眼間便能走過很長一段距離。但他特別受到愛歐尼亞吸引。

在最初淨土,他目睹了如今沒人記得的古老戰爭,看著這片土地在戰後費力重建。對於這樣一群追求身心與家鄉平衡的民族,凱能也漸漸產生興趣。長時間下來,他越來越少回到班德爾城,最後選擇留在愛歐尼亞。在這裡,來自精神領域的約德爾人廣受人們尊重。雖然凱能不像是物質領域的生物那樣會變老,但他對人類敞開了心胸,並花上幾個世代的時間研究人們。這些人的生命很脆弱,卻致力於保護神聖的平衡,這讓凱能感到欽佩。

然而,愛歐尼亞的和平受到了威脅。來自精神領域的邪惡存在,惡意肆虐這片土地,許多年來凱能都獨自對抗著這些威脅,儘管他享受每次挑戰的樂趣,但他終究明白,自己並沒有解決這些侵略情況的源頭:失衡。他發現了一個剛成形的組織,主旨是積極追求兩方領域之間的平衡。成員在謹慎觀察過後,會判斷自己應該做什麼才能恢復平衡。

該組織自稱為「均衡」。

組織的領導人是置身事外的「暮光之眼」,和強硬果斷的「暗影之拳」。凱能對他們感到好奇。他意識到均衡的領導階層還需要另一個角色:一個創造共識的人,避免好戰的暗影之拳壓過內省的暮光之眼,同時確保暮光之眼無止盡的觀察,不會阻礙暗影之拳行事。

作為共存於精神領域和物質領域的生命,凱能毛遂自薦,表示自己正是適合擔任仲裁者的獨特人選。均衡接納了凱能的智慧,他因而成為組織第一任「狂暴之心」。凱能成了與暮光之眼和暗影之拳齊名的三巨頭之一,負責判斷保護平衡的最佳方案,而他的親和與圓滑則確保了均衡內部的和諧。

除此之外,凱能注意到均衡和周遭其他人之間的裂痕越來越明顯,因為組織執行決策過於有效率,行事又神秘,外人絲毫沒有機會深入了解。凱能再度意識到,自己能夠為均衡擔負起這份責任。因為他行動快速又富同情心,很適合代表均衡,將組織的決斷傳達給將受影響的人。他注意到均衡成員戴上面具來和其他人保持距離,因此他拿下了他的面具,來接觸那些他想保護的人。

但身為狂暴之心,凱能還有更為嚴肅的一面。他的職責是追日,必須處理均衡決斷所帶來的挑戰,而且言語不見得派得上用場。

有時候,維持平衡的代價是違規者的血液,凱能的手裏劍和他掀起的風暴能有效剷除異己。

數百年來,均衡面對了許多威脅,但沒有一個威脅比得上諾克薩斯的侵略和其帶來的後果。當諾克薩斯入侵最初淨土,凱能反對加入反抗勢力,即便戰爭幾乎要讓均衡分崩離析。曾經是侍徒的劫叛變之後,均衡陷入最黑暗的時刻。新上任的暮光之眼──慎──努力領導均衡,凱能則提供指引。暗影之拳──梅殷──的女兒阿卡莉從小便接受凱能的訓練。凱能敦促梅殷把眼光放在女兒身上,把她當作繼承人。

但即使是凱能也沒有辦法阻止阿卡莉離開均衡,組織不對愛歐尼亞的敵人採取行動,讓她感到挫敗。

近期的種種考驗著凱能,新一波的威脅與暴力讓更是陷愛歐尼亞於混亂。無論如何,凱能都會保護幾近分崩離析的均衡秩序團,與慎並肩作戰,維護最初淨土的平衡。別被凱能嬌小的體型給騙了,狂暴之心是他最為冷靜的一面,但只要他視你為目標,他的力量將瞬息而至。

作者:余卓軒

凱能自離開高辛大寺之後腳步就沒有慢下來過。

他穿越山丘與懸崖、平原與高地,這片土地上的各種顏色形成色彩的漩渦,這名約德爾人就像是高速移動的一點,穿過畫布上大開闊斧的筆觸。

作為均衡的狂暴之心,他過去已經傳達組織的決斷數千次。但這次不同,凱能想。這次出動關乎均衡手足的性命。

南邊的侍徒分支緊急求援,他們的寺廟被未知的惡靈給汙染了,他們找不到驅趕惡靈的方法,只能向均衡的三巨頭求助。

接替阿卡莉作為暗影之拳的人還沒找到,三巨頭只剩下兩個人:暮光之眼慎和凱能。他們做出了決定,因此現在凱能才會全速往位於札雲南岸、遙遠的拉夏前進。

許多年前諾克薩斯侵略愛歐尼亞的時候,引領均衡的三巨頭決議均衡將不參與戰爭,拉夏的侍徒是最為忠誠的一群,毫不猶豫地支持均衡的決議。

所以我得救他們。

凱能沿著奔騰的河水跑,穿越盎然的金黃草原,衝過尚禪南部山地的迷霧森林,就像是劃破雲層的閃電,經過薛南村還有其他許多村落的廢墟。

凱能到了港口小鎮厄瓦尼之後才停下腳步,晨光熹微,札雲的海岸就在海峽的另一端,隔著閃動亮光的湛藍海水。


 

凱能及時搭上第一班渡輪,船身長出的樹成了桅杆,樹枝向後彎曲,巨大的樹葉像是南列嶼飛龍翅膀的薄膜一樣,捕捉海風作為動力。

渡輪上的乘客不多不少,凱能是其中唯一的約德爾人。人類乘客對他點頭致意。

約德爾人受到愛歐尼亞人的尊重,即便是像凱能這樣顯露出真實型態的約德爾人也一樣。他一直以來都以真面目示人,畢竟他已經透過均衡訓練達成了自我的平衡,第一任暗影之拳塔加瑟里大師的教導對他尤其有助益。

凱能在數百年前加入均衡,當時塔加瑟里曾經問他最欣賞人類的哪個部分。

「你們的故事,你們有好多故事。」凱能睜大雙眼,「人類壽命不長,故事卻保留了你們所珍視的一切,這就是為什麼比起任何不死生物,你們都要更適合保護兩個領域。」

在藍天與豔陽之下,凱能談起他能為均衡做些什麼,塔加瑟里大師認真聽著,考慮他的說詞。

「有一天,你們都會死去。」凱能輕鬆地說:「我希望能記著你們的故事,屬於均衡的故事。」

塔加瑟里大師笑了,「這是個很崇高的理想,但責任不小。」

「我可以從現在開始,把我們的決議傳達給大眾知道。」

「如你所願。」大師說:「你的職責是追日,散播我們的決議,作為光和影之間調節的力量。」

凱能回過神時碼頭已經近在眼前,被粉白色的斷崖籠罩,上頭是翠綠的樹林。

他對著身後的乘客揮揮爪子,他們祝他一路順風。在渡船尚未降低速度入港時,凱能便跳了下去,踩在水面上跳上了岸。

風暴就要來臨,凱能在大雨滂沱下衝刺,均衡的袍子和面具都被浸濕,他仍舊不吃也不休息地趕路。

希望我來得及。


 

深色的雲層在低空盤旋,被凱能穿越時帶來的閃電劃破。

凱能注意到有二十名侍徒坐在拉夏大寺之前,眼前的建築狀似不起眼,沒有什麼被破壞的地方。

「凱能大師,您來了。」侍徒的統領黑達姿態尊敬,但四肢顫抖,膝蓋搖晃。「我們需要您幫忙打敗橫行我們大寺的可惡惡靈……」

其他侍徒緩緩起身,雙眼迷茫。

凱能曾希望慎的推斷是錯誤的,但他們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成真了。他有點難過。他們曾經是如此的忠誠。

「這裡沒有我的敵人。」凱能對黑達說,聲音溫軟又悲傷,「大寺沒有被汙染,有問題的是你,只有你。」

人群一陣譁然,許多侍徒都抬起頭來瞪他。

「汙染?」黑達緊盯著凱能看,「我們一直以來都服從著你們……很久以前,當你們命令我們不得反抗諾克薩斯的侵略者,我們便袖手旁觀,看著我們的人民被屠殺!」他的臉部不自然地扭曲,像是融化了一樣,「然後我們位於圖拉、克蘇里和胡瑞的愛歐尼亞同胞向我們求援,你們要求我們置之不理,我們再次服從了!我們放棄了討伐諾克薩斯的機會!」

「你太過於悲痛了。」凱能說:「精神領域中邪惡的存在以你的悲傷為食,以為食。」

凱能可以看見這些人類所看不見的東西:黑霧從他們身上逸散,像是無數觸手,他們被想吞噬他們的觸鬚給包圍了,這些生物來自精神領域,獵物情緒越強烈,它們的力量也就越強。最後,它們會完全吞噬這些均衡成員,在拉夏大肆破壞。

「世界在變。」他說:「札雲陷入混亂,你們陷入兩難,被夾在均衡的要求與你們心中的渴望之間。」他頓了頓,說出他來到這裡要傳達的話,「自此,你們不再是均衡的成員。」

「你要驅逐我們?」後方一名侍徒問。

「你們在這樣的狀態下無法保護世界的平衡。」凱能看著一個個侍徒。我得說服他們。「暫時離開均衡吧,只有這樣你們才能好起來,遵從本心,不要讓黑暗的情緒毀了你們。」

「你只是因為我們對你沒有用處了,所以想把我們趕走,這是個恥辱!」哈達舉起武器,侍徒們齊聲低吼,沒有注意到貪婪地纏著他們的黑暗爪牙。

凱能可以感覺到他們的痛苦,這種痛苦源自於兩套不同信仰的拉扯,阿卡莉在離開之前也曾經有這樣的感覺。不過,他讓閃電在他雙手之間劈啪作響,「別挑釁我。」

哈達和其他侍徒吼叫著向前衝。

嬌小的約德爾人在動作紊亂的人類之間舞動,輕易躲過他們的攻擊,他用爪子打了個響指,閃電向外擴散,巨大的衝擊擊倒了所有的攻擊者。

他們躺在泥地上呻吟,身體抽搐著,其他人則停下動作,不確定自己該怎麼做。悲傷、罪惡感、羞恥──這些侍徒的臉上掛著極度痛苦的表情,雨水將他們雙眼流出的膿水洗去。

凱能退出他們攻擊的範圍,嘆了口氣。然後他想到了他從人類身上學到的教訓。

有時候,要說一個故事就得說謊。

「讓我來訴說你們的故事。」他拿下面具,「離開吧,別輕舉妄動,惡靈在札雲被解決了,我會告訴均衡你們奮力與之對抗,榮耀地離開了均衡。」

虛構真實,保護你最在乎的東西。

侍徒的雙眼有一瞬間恢復清明,黑色的霧漸漸散去。沒有人說話,但有幾個人理解地對約德爾人點了點頭。最後,還能行動的人帶走了受傷的同伴。

看著過往的戰友離開並不容易,但凱能知道這是最好的結局。他們為均衡奉獻了自己的一切,現在,他們應該自由地追求自己新的目標。這樣一來,他們能夠找回內心的平衡,惡靈也會失去養料。

約德爾人看著前侍徒跛著腳離開,走入昏沉的迷霧中。大雨沒有停歇,全身溼透的人類看起來渺小又脆弱。

有一天,你們都會死去,凱能想,心理充斥著悲傷。

但我會記得你們的故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